首页 >  情感 > 故事:陌生女人发来一张孕检单,我凭借它离婚还拿丈夫30万财产

故事:陌生女人发来一张孕检单,我凭借它离婚还拿丈夫30万财产

更新时间:2019-11-13 07:39:36  点击数:3993

一个陌生女人给我寄了一份怀孕测试。我离婚时得到了我丈夫30万英镑的财产(第一部分)

下定决心后,他听到周能开门进来。

对婚姻不忠的男人现在又不忠了。

“老公,我乱花钱你不生气吗?”她的声音传来。

“钱在哪里?不花钱能这么香吗?这怎么会是浪费钱呢?”

文丽笑了,难过地想,从前她是多么傻,一心想着为丈夫存钱,结果是救了其他女人。

周哪里能知道李文在想什么?此刻,我只知道我妻子怀孕了,我早就忘记了那个怀孕两个月的女人。

文丽忍住心中的恶心,用迷人的声音说:“生理周期……”

周能惊呆了。过了一会儿,他拥抱着她说:“你真是个讨厌的人。”

文丽带着迷人的微笑笑了。他的眼睛充满了寒意。他只是背对着周能,没看见。

第二天一早,周能起床去上班,第一次在文丽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临走时,文丽立即跑到浴室使劲洗了洗。

周能的每一口气都让她感到恶心。她认为他比垃圾还脏。

当我直起身子出去的时候,我没想到吴芳会坐在客厅里。他一看到她出来,就立刻扯着嘴角笑了,不记得昨天的报复:“现在还早,再睡一会儿,我来做早餐。”此时,他正要站起来,但他的臀部却一动不动。

李文心里冷哼一声,吴芳这些套路她可是看得透的。

先发制人,装模作样,正等着她阻止她,然后赶紧走进厨房,最好不要让她吴芳碰上一丝人间烟火。

从前,她不笨。她只想和周能一起生活一辈子。不管吴芳对她做了多少,她也是周能的岳母。她应该孝敬她。现在她一点也不在乎了,她也不必对这个邪恶的女人撒谎。

李文甚至懒得对她笑,“你去做饭。我出去了。”

吴芳就像是突然吞下了一个被呛住的冷鸡蛋,一个字也吐不出来,眼里闪过一丝难以置信,文丽没等她说话,立刻打开门走了出去,透过门可以感觉到身后那双冰冷的眼睛。

她不在乎。买房是生意。

看了几天后,文丽在市中心附近选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精装房,房间仍然短了几十万米。她刷了周能的卡,把所有的手续委托给了一个房地产经纪人。

她甚至可以想象周看到一条信息告诉他要花10多万元,这几乎是他储蓄的三分之一时的表情。

不管怎样,现在她几乎掌握了周欣出轨的证据,买下了房子,一切都准备好了,除了离婚协议。

讽刺的是,认为人们买房子是为了结婚,而她买房子是为了离婚。

但要不是那些人们厚着脸皮努力工作的日子,恐怕离婚的最后四年才会穿着旧衣服离开周家。为什么谈论房子如此困难?

果然,文莉刚回到周欣的家,他的手机就开始疯狂地震动。相比之下,做头发那天的震动算不了什么。

文丽笑了笑,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她听到吴芳接电话,几秒钟后爆发出一声尖叫。

文丽叠好衣服,默默地开始在心里数数。当他数到“3”时,吴芳插嘴说,“你把钱花在哪里了?”

李文看了她一眼,冰冷的刀锋。

吴芳缩了缩脖子,拒绝示弱。"等一下,周能马上回来,他会跟你算账的!"

果然,周能此刻的效率和往常不一样,但他在客厅里出现了20多分钟,气喘吁吁。

他没有急于喘口气。他一生气就气喘吁吁。

“李文,一万多!你在哪里花了十多万元?”

李文咯咯笑了两声,“花在哪里?生个孩子不会让你怀孕两个月。”

果然,房间突然安静了下来。

花了很长时间才听到周能避开“你在说什么?”

“周能,每个人都是成年人,敢做,敢做?”

她看着他的脸,像刀片一样,仿佛要割开脸,看看血肉之下藏着什么样的残忍和冷血。

在他眼里,他莫名其妙地起了鸡皮疙瘩。

“文莉,你想要什么?”

她勾着嘴唇,“除了这10万加20万,我什么也不想要。”

他喘息着说,“20万,你真是一头狮子。”

“有没有什么大的空缺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在你家做了五年的全职保姆,但是不缺20万。还是你要去法院?没关系。关于婚姻不忠的结果,我不必多说。你想确认证据吗?我已经准备好了。”

周欣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能说会道的女人。吴芳也怀疑地看着这个能说会道的女人。

两个人看了她很久,然后说:“文莉,你怎么变成这样的?”

她咯咯地笑了两次,眼睛里充满了鲜花,就像那一年,他捧着一束鲜红的玫瑰,站在粉色的玫瑰下,脸红着告诉她他喜欢她。

她将永远记得她的心因玫瑰盛开而狂跳。

现在她咯咯地笑着对他说,“你可能会忘记我出生在商界,这就是我。你绕着周的厨房转的方式是为了你。”

他的眼睛模糊,喉咙发紧,一句话也没说。

吴芳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

正是文丽翻天覆地的变化让她头晕目眩,难以置信。

怎么能指望这个平时顺从的儿媳妇会把算盘算成噼啪作响的声音,悄悄地打了这么长时间,还会忍受从儿子那里得到一大笔钱的屈辱呢?

吴芳非常生气,几乎咬了一颗银牙,但对此她无能为力。看到她骄傲的儿子停止说话,她指着李文的鼻子说:“你,你这个婊子!”

"我仍然是个婊子,不像有些人,不值得这样做。"

李文接过手提箱,把签好的离婚协议放在周能面前的桌子上,开心地走出了周能的客厅。

当我来的时候,我有一个大手提箱和一个小手提箱作为我的嫁妆。当我离开时,我有一个手提箱。

我真的心情很好。

吴芳咬牙切齿地追上被一个熟人的车接走的文莉。这位长期捕鱼的渔民在抛弃她——周瑶的前男友慕辰之前,追上了他的女儿,窃取了她的公司秘密。

结尾

离婚两个月后,周能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会,向全世界宣布他要和怀了孩子的小女孩结婚。

婚礼正式开始前,文丽穿上精心挑选的礼服,拿着一杯红酒来到后台。

从婚姻的琐事中挣脱出来后,她的脸又恢复了光泽,她的身材依旧火辣。此外,她现在一心扑在事业上。整个人都洋溢着一种自信迷人的光芒,让人眼花缭乱。

当周看到她时,她眼中的光猛烈地燃烧着,然后慢慢变暗了。

文丽的笑容清晰而浅薄,好像他只是来祝福他的好朋友。他举起手中的红酒说:“祝福你。”

虽然这祝福听起来似乎不真诚,周能摸了摸她的杯子,“谢谢。我听说你自己买了一栋房子。30多万元够首期付款吗?”

"全额支付了130万英镑。"

周能的眼神,从最初的惊讶到毫不掩饰的仇恨,“文莉,你在我背后做了什么?”

“我背着你睡了,哈哈。”文丽笑了笑,给了周能一份检查报告。

这是周能五年前的体检报告。上述检查结果表明他根本不能生育。

事实上,如果她带陈清去医院提取dna,她就不会赢得这场战斗。(工作名称:他说他会抚养我)。作者:顾盛辉。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广东快乐十分 辽宁快乐十二 秒速牛牛app 秒速牛牛app 新疆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