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故事:离婚那天,我用一张孕检单,给自己争取到一套房产和50万

故事:离婚那天,我用一张孕检单,给自己争取到一套房产和50万

更新时间:2019-11-09 14:11:45  点击数:330

应用作者苏茹每天都读一些故事

在被玻璃板隔开的浴室里,万文被浓雾笼罩,轮廓模糊可见。

她站在淋浴下,已经不知道洗了多久,她的大脑有些空白,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旁边的手机响起,打破了诡异的气氛。

万文关掉淋浴,用毛巾快速擦了擦身体,拿起水槽上的电话,心里麻木。这时,只有她的丈夫彦希会例行给她发短信。

毕竟,他已经五天没回家睡觉了。

想到这,万文皱起眉头,点了一条短信,“我晚上在公司加班,不会再睡觉了。”

果然,这个人的语气仍然不变,不耐烦和无聊。她和彦希的婚姻会亮起红灯吗?

她穿上黑色睡衣,然后低头用冷水拍打她的脸,然后用纸巾轻轻擦干净。她冷静下来,开始照镜子。

这个女人苍白的脸已经失去了颜色,她的脸上充满了虚弱。她的眼睛早就失去了以前的样子。可以看出,多年的家庭主妇生活已经把她从一个可爱的女孩变成了一个不满意的家庭主妇。

当手机再次响起时,她眯起眼睛,再次点击了短信。我看到了彦希紧紧地拥抱一个女人的照片。下面的信息充满了挑衅:万文,你这个黄脸婆,请尽快和彦希离婚。他现在爱我,我怀孕了。

万文眼睛眼角欲裂,心中对席颜的最后感情已经耗尽,完全清醒过来。

离婚是她唯一的出路。

但是颜夕和钟曼青,她也不想这么轻易地帮助他们!

第二天,万文直到十点钟才起床。美美地睡了一觉后,她的精神大为好转。也许她对这段婚姻并不着迷。她眉上的沮丧已经消失,但她的性情更加温和平和。

早饭后,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勤奋地做家务,而是叫了一个兼职工人来打扫。

既然她已经决定离婚,她就不需要像保姆一样担心这个家庭了。考虑到她在过去三年里一直默默付出,彦希拒绝了她,认为她是一个黄脸婆。她的心脏有病。她一开始是如何相信渣男的甜言蜜语的?

哦!他说他想抚养她一辈子,并强迫她辞职。现在他有脸背叛她。

男人真是大猪脚!

万文把她在衣柜里穿了两年的所有旧衣服打包,放进袋子里捐赠。

为了在过去的两年里节省更多的钱,她没有买多少衣服。她总是穿那些衣服。现在我想起来了,彦希早就厌倦了。当她看到钟曼青的名牌衣服和包包时,她的眼睛是黑的。钟曼青的实习生怎么会有能力买这些?可笑的是,当时她正挽着彦希的胳膊迎接她。真是太傻了!

万文自嘲地笑了笑,然后换上一件黑色连衣裙,化了淡妆,穿着旧衣服出去了。

打车去商场后,她毫不犹豫地开始购物,刷卡,买了许多套名牌服装和化妆品,还有漂亮的包包和高跟鞋,整个下午,最后走进了理发店。

坐在办公室看文件时,彦希的手机不断弹出银行卡消费通知。他皱起眉头。起初,他以为万文只是在耍小脾气,但看到她一下子花了5万到6万元,他的怒火越来越高,他不停地打电话给她。

万文坐在理发店的镜子前,当她听到手机铃声时,看着她。然后她冷笑了一声,把手机调成静音。

然而,花了一点钱后,她开始感到苦恼。不知何故,她也默默地付了三年的钱,而女主人只要静静地躺下就可以享受属于她的东西。她怎么会爱上彦希,一个没有承担责任的男人?

万文没有接他的电话,颜夕有些困惑和愤怒,只要是他的电话和短信过去,她就第二次回来,他突然想起了昨晚的短信,万文也没回来,思考了一会儿,他突然想到了钟曼青,怀疑她已经知道他在作弊,心中有点不安,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离开他。

但是接着,他摇了摇头。万文的脾气他很清楚。他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沙子。一旦她知道他背叛了,她肯定会大吵大闹。看来她今晚必须回家看看这个女人发生了什么事。

万文看着镜子里已经容光焕发的女人,有点惊讶。她觉得她最初的忍耐和奉献是可笑的。显然,她也是一个喜欢在职场战场上杀敌的人。然而,她为一个不值得的男人辞职,放弃了她的梦想和追求。她以为自己会有一段非常幸福的婚姻,但现实给了她一记耳光。

这些年来,她像菟丝子花一样,依恋着席颜而活,即使花钱也取决于婆婆和他的眼神,总是害怕自己不被抛弃,知道他什么时候背叛是因为他害怕离开他甚至不敢大惊小怪,胆怯自卑到彻底失去自己。

但幸运的是,她终于醒了。

当她到家时,万文整理好衣服,走进浴室洗澡。当她穿衣服的时候,她收到了彦希发来的短信,说她想回家。她嘲弄地扯了扯嘴角,把面具戴在脸上,然后去客厅的沙发上躺下来看电影。

门咔嚓一声打开了。

彦希一走进客厅,就看见万文躺在沙发上,脸上带着惊讶的表情。他脱下外套,走向她。他疑惑地问,“饭热了吗?饭后我有话要告诉你。”

万文没有看他,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扑进他的怀里,表现出关心、体贴和谦逊来取悦他。相反,她仔细看了电影,生气地说,“哦,我以为你今晚不会回来,也不会做饭。”

彦希看到她冷漠的态度,感到有点不舒服。“我没给你发短信吗?还有,我今天为什么不接你的电话?”

“哦,我没看手机。”

彦希也看到她敷衍了事,有些心烦意乱。她生气地关掉电影,问道,“万文,你今天为什么花这么多钱?知道赚钱对我来说并不容易,而且我花钱很自由,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个家庭?再说,我在外面工作很努力,你在家舒服的时候,难道不应该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

万文慢慢撕下面具,起身用纸巾轻轻擦了一会儿,然后假笑着抬头看着他,“老公,一个女人告诉我你不想让我变成黄脸婆,还说你爱的人是她。你认为这很有趣吗?”

彦希心虚地避开了她的视线,躲开了她的眼睛,用干涩的微笑回应道:“哈...哈,当然好笑。我怎么会不想要你呢?你是我最喜欢的妻子。看到这样的人将来躲起来是胡说八道。”

万文听了他的谎言,更加厌恶他。“所以,为了不变成黄脸婆,所以我今天去了商场,换了发型。你没注意到我变漂亮了吗?你认为这些钱不值得吗?”

彦希此时只仔细看着妻子。她的脸上挂着美丽的微笑,她苍白而不流血的脸平时有点发亮,她的眼睛不再像往常一样无精打采。甚至有些人也被迷住了,她果冻般的粉红色嘴唇微微张开,让他的眼睛直直的。

彦希很尴尬,但是看到妻子这么漂亮,她不太在乎在她身上花这么多钱,因为她觉得有点空虚,她不敢说太多,所以她开始准备洗澡。

他看着万文,轻轻地笑了笑。“老婆,我饿了,请给我煮些面条!”

万文放下杯子,嘴角挂着一个钩子。“老公,我今天刚开了一家美容院。你忍心让我进油腻的厨房吗?你为什么不自己做呢,嗯?”

她最后的声音打动了人们。彦希的心颤抖着,感到麻木。不知何故,她想起了疯狂爱上万文的甜蜜。在她的心里,微软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万文洗了脸,走进卧室去保存他刚刚录制的东西。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有些人内疚地看着万文。看到她没有反应,他松了一口气。他起床整理睡衣。“我先去书房接电话。助理在找我。先睡觉吧。”

万文心里清楚地点点头。他拿起手机,看了看刚刚发来的短信。是钟曼青。“万文,你为什么要带走彦希,你这个臭女人,如果你不知道足够的东西离开他,我不会让你走的!”

她会嘲笑这个愚蠢的女人,从未见过这么匆忙地给她提供证据。

她笑着回答,“你给我看看怀孕测试表,如果你放个枕头来骗我呢?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算计了彦希还是真的爱他?”

不久,钟曼青发了两张照片,一张是验孕照片,另一张是她展示自己大肚子的照片。看来应该有七个月了。她真的很蠢。这对渣男和渣男已经秘密在一起很长时间了。她甚至没有怀疑,要不是她最后一次去医院看感冒,不小心看到彦希搂着一个女人,还有那个愚蠢的女人自己,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他的真面目。

钟曼青看到万文没有回复消息,以为她不相信,就把彦希的声音传给了她。

万文戴上耳机,听到了彦希油腻腻的声音:“青青,我爱你,我会尽快和万文离婚。我升职后,就不会有任何担心了。你只需要好好照顾你的身体,保护我们的孩子。”

听到升职的消息,万文有了一个计划,懒洋洋地回答道:不幸的是,他只是说他爱我。看来你只是个玩物。

她只会把音频发送过去,就这样关机,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思考。

在书房里,彦希听着电话里女人的哭声。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觉得有点不耐烦,但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她平静下来说,“别哭,清清。明天中午我会到你家吃饭。我今晚会回来,只是怕她会发现。你知道我正处于晋升的关键时期,不能游手好闲。”

钟曼青没有时间听音频,但当她看到万文的短信时,她仍然很生气,忍不住问,“丈夫,你爱我还是她?”

彦希有些无奈。“当然是你。别担心。自从我和你在一起,我就没碰过她。”

虽然我这么说了,但想到万文今晚的样子,我不禁心虚地说:“青青,你亲爱的,既然你怀孕了,你应该早点睡觉,不要胡思乱想。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钟曼青听了他的甜言蜜语,有些满意。“那么,你明天必须早点来。”

她挂断电话后,只打开了音频,一听到声音就爆炸了。很明显,一秒钟前她说她爱她,现在他听说她爱别人。钟曼青抑制住怒火,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万文身上。

彦希一定爱她。他不得不对万文采取错误的行动。如果开始的话,她会上钩的。

她想了很久,想到彦希的母亲方云志也急着要孙子,她马上有了一个计划。

万文正准备喝汤,这时门铃响了。

她用猫眼疑惑地看着人们,看到了婆婆方云志。有些人不快地皱起眉头,但她很快就调整了主意。

开门后,方云志生气地指着她骂,“为什么这么慢?如果你不取悦别人,你什么都不会做。”

万文没有回答,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方云志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当她走进厨房,看到桌上的外卖时,她甚至更不客气地说:“万文,你怎么吃外卖,这既贵又不卫生。现在是阿扬在外面赚钱。你还像这样花钱吗,你没有灰心吗?”

万文笑着说,“婆婆,你不知道,但是我结婚前存了钱。我没有用你儿子的钱。”

方云志一听,想起了昨晚钟曼青的电话,这让万文更加恼火。“你说你的钱是什么意思?当你结婚的时候,你可以保存它。看看你的不友善。难怪你不能生儿子的时候还敢顶嘴。之后,你和你妻子会把你所有的钱都给我,我会替你保管。”

万文听了她不要脸的话,也不像往常一样隐忍,“婆婆,你是忘记我以前有过孩子,还是把它推掉了?要不是彦希不断的建议,我怎么能忍受你这么久,现在还想要我们的钱,难道我不觉得无耻吗?”

方云志也不好意思想到未出生的孩子,但当他想到钟曼青肚子里的孩子时,他严厉地说:“你最好安定下来,不要老是缠着阿扬,也不要老是向他要钱。如果你有时间,你不妨去看医生是否真的不能生育。与儿媳妇分享对几代人来说真是一场灾难。”

“那么离婚吧。反正我已经忍受你很久了!”万文觉得证据就要到了,决定摊牌。

方云志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当我说离婚时,彦希早就背叛了我。所有有趣的孩子都想骗我。我看起来傻吗?”

方云志此刻有点不可思议,但想到儿子的未来,他的脸色变了,语气变得委婉起来:“阿婉,你错了。阿燕怎么会做这种事?不要想太多。”

万文把包里的照片扔在桌子上,里面满是彦希和钟曼青的照片,还有钟曼青的怀孕测试表。“哈!你还不知道,其中一些仍然是你儿子的小情人提供的证据。我真的不知道他的眼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糟糕,也许是因为她又笨又可爱。”

当方云志看的时候,她的脸变得阴沉起来。她恶狠狠地看着万文,“你想要什么?”

万文无视她的眼睛,笑了。“我要这栋房子和50万元。否则,这些照片将被发送给彦希的老板。据说他的老板是一个讨厌婚姻不忠的人。这样,他不仅没有得到提升,甚至可能失业。你觉得怎么样,我亲爱的婆婆?”

方云志举起手来扇万文一巴掌。

万文怎么能让她成功,抓住她的手讽刺地看着她。“哦,不要威胁我控制我。我很久以前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朋友。只要我出了事故,照片就会寄给彦希的老板。此外,我照顾了这个家庭三年。我没有任何荣誉,但也努力工作,不超过50万英镑。只要他得到提升,他很快就能赚钱,对吗?”

方云志看着变得有点奇怪的儿媳妇。她一开始从来没有谦卑的谄媚和胆怯。她有点梦幻和难以置信。“你不爱阿扬吗?现在它怎么变得如此无情和贪得无厌?我甚至没想过让她进来。我只是想要孩子。只要你不离婚,我就带着孩子。我派给你的那个女人呢?”

万文放下手,坐下来继续吃饭。她冷冷地拒绝道:“不,你认为你的儿子是鲍。我不想厌倦自己。我可以和平离婚,我不会告发他。只要给我房子和50万元。”

方云志发现她说不通,于是打电话给彦希。

彦希很快回来了。他焦虑而匆忙地看着万文。“老婆,你怎么能离婚?别担心,我只是想要个儿子。她生下我后,我会送她走。你觉得可以吗?”

方云志掩饰着他的委屈,脸色更加愤怒。

万文看到他仍然不愿意放弃。他也想利用她,放下碗筷,平静地看着他:“彦希,你认为我还是那个以前爱死你的小傻瓜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推迟你的晋升,那么我的筹码就会少很多,别说服我,我只想离婚,而我的条件是,如果你不答应,法庭会看到你,那么每个人都会知道。”

彦希心里知道万文不能再改变他的决定了。他还认为这些照片大部分是钟曼青提供的。他也很恼火,但他由衷地同意这场骚动的后果。不管怎样,只要他得到提升,钱很快就能赚回来。

“嗯,我同意,但你最好吞下这些东西。”

万文得到了满意的结果,也对展颜开心地笑了笑。彦希看到了她真诚的微笑和一些分心。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脏感觉更糟。

方云志同意了,并想反对,但看着他摇头,他只好冷冷地哼了一声。

“所以现在你应该尽快离开这里。明天你将转让房子的所有权。还剩50万元,离婚手续就要办完了,对吧?”

彦希想拒绝,但摸了摸她冷漠的眼睛,勉强点点头。

离婚程序很快就完成了。彦希搬走时,我没想到钟曼青会来。

她故意笑了笑,夸张地握着彦希的手。“温小姐,离婚后很痛吗?别想太多,我认识一些中年男人,他们正在第二次结婚。虽然他们不像阿扬那样年轻有为,但他们仍然非常适合你。你想把他们介绍给你吗?”

万文没有看她一眼,冷冷地说:“不,毕竟我不喜欢像你这样做垃圾桶。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把它留给你。”

此时,曼青和彦希都很生气。他生气地看着她,“说话有礼貌,万文。”

温婉干瘪,继续吃水果沙拉。

钟曼青摸了摸肚子,继续嘲讽道:“哦,谁让我生的?有些人注定是不下蛋的母鸡。哈哈,”

万文懒得理她。她对私人侦探给她的信息和照片笑了笑。

曼青肚子里的孩子是彦希生的,这是真的吗?(作品名称:闯红灯的婚姻:欺骗的丈夫),作者苏茹。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500彩票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